• 暢想八極

    我所認識的八極拳小架——與韓起先生商榷!

    暢想八極 : 我所認識的八極拳小架——與韓起先生商榷

    2006-04-29 18:54:25

      2005年第9期《中華武術》刊登了韓起先生題為《我看八極拳小架》的文章,文章大致思想內容是:八極拳門套路中有趟小架,這趟拳無論是整套練習,還是拆開單式練習,都費時費力,沒有實戰意義,其結果只能事倍功半,甚至都是做些無用之功。文中說:“哪怕他已練了三四年,甚至十年八年,可有練出實戰真功的?”韓起的文章不僅對八極拳有此看法,對形意拳、八卦掌等也有雷同看法。他說:“他在八極拳里打了二十四年的滾,沒見過門人靠一遍遍打小架升華出技擊真功夫的人?!绷硗?,不知他七年前在哪里討得吳連枝老師的話:“中國武術由于套路的長期影響,在技擊上走了很多彎路,不如拳擊訓練有嚴謹的科學性?!?BR>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恩師吳連枝就坐在我身旁。我問老師七年前是否說過這樣的話,他肯定的回答:“沒有?!彼f,從前他大概說過這樣的話:“目前中國的樣板武術雖根植于傳統武術之中,但在發展過程中路子有些偏倚,套路一味追求高難度的空翻跳躍,一趟拳下來,一個沖拳、撐掌的技擊動作都難見到,不符合中國傳統武術的本旨,也不便廣泛傳播,應引起各級武術科研和教學機構的重視,不然,將有失中國武術的傳統性?!彼€說:“中國武術很好,但著眼點應放在養生健身和技擊使用兩個方面,偏廢哪個方面都不可取?!?BR>  吳老師作為一位頗具影響力的武術名家,他的這些意見是中肯的。但韓起先生卻改變了吳老師講話的初衷,是不禮貌的,也有違學術爭鳴的嚴謹性。
      目前,武術界在對待中國傳統武術的認識上存在著兩種錯誤傾向:一種是機械的“套路無用論”;另一種是“套路使用論”。我認為這兩種論點都不可取,因為它們在客觀上違背了辯證唯物主義法則,犯了形而上學的錯誤。

    機械的“套路神秘論”和“套路使用論”

      武術是一種技能,也是一種文化,它從某個側面印跡了中國幾千年文明進步的艱辛歷程,是中華民族不可多得的精神文化財富。但武術的發展也不是盡善盡美的,一個觀點、一種思想、一科學問,既應允許它有個性化存在,更應允許它不斷總結完善,在學習和實踐中去粗取精,去偽存真,這種無靜止的充實完善,是成功的基石。
      我針對機械的“套路神秘論”和“套路使用論”,講兩則從前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
      一則。說從前有一習八極拳者,人長得很結實,功夫練得也不錯,在三鄉五村人們提起他,都豎起大拇指,夸他功夫好。一日,農作休息,大家湊到一起閑聊,說起武術,習武者便口若懸河喋喋不休,顯出一股盛氣。正在興致時,人群中突然站起一年輕人對習武者說:我們知道你功夫很好,你能否當著大家的面給我們露兩手?習武者不悅,覺得自己身價高,當著這些不會武術的人演練沒啥勁。這時,大家同時起哄,習武人拗不過,便站了起來,蹲了一個馬步閉肘式,言道此式上觀天、下觀地、眼觀四面八方,即使張飛在世也無法近身。年輕人不信。習武者說可以上前比試。冷不防,年輕人朝習武者前胸就是一記橫拳,習武者倒地。習武者不解,復而再試,仍作閉肘勢,一心盯住年輕人的前橫拳。不料,年輕人卻來了一記橫掃腿,又將習武者掃倒在地,眾人捧腹大笑……
      二則。說有一武癡,把前輩傳留下來的經典武術套路任意改造,美其名曰“為了實戰”。他改進的套路要步型沒步型,要手型沒手型,抖肩縮頸、搖頭晃腦,其實這本是武術技擊之大忌,可他硬將此當成了技擊實戰之至寶,想象中,只有這樣的武術才最優秀。教習學生時,將喂招打招誤認是實戰,學生們也將老師隨意改進的套路篤信不疑,總覺得這就是武術技擊的最高境界。一日,舉辦比賽,這些從未戴過技擊手套的學生們在老師的帶領下滿懷信心地報名參賽。學生上場沒幾回合,便紛紛告敗,師生大惑,相觀無言。
      講上述兩則故事是想提醒大家,前者照搬老師所授“真言”,對所學內容不加分析,殊不知,前輩所教內容雖好,但也都有局限性。每個人的理解程度不同,性格不同,身體條件也不同,實際運用中也應當不同,要學會有選擇的吸取,要在反復練習和技擊訓練中找到適合于自己的練法和打法,不然就會犯照襲照搬、盲目崇拜的錯誤;后者,不從基礎做起,還沒真正進入武術殿堂,就盲目否認,雖大膽改革,但最終跳不出就套路論套路的圈圈,其結果還是不堪一擊。

    論“套路無用論”

      套路,是中國武術訓練的重要手段,是基本功,大家通過套路訓練,既可追溯歷史,尋求這種功夫的技術特點和技術風格,從中理解前人創拳時將每個散手招式通過套路形成排列組合的文化寓意,又可以通過有規律的技能練習達到強身健體之目的??梢哉f,套路是中國武術存在的重要載體。
      中國武術不同于西方人的拳擊和其他國家搏擊術,因為兩者產生的文化背景不同,理想目標也不同。
      學習武術的過程也像學習書法、音樂一樣,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學書法必須從一橫、一豎、一個筆畫開始;學音樂也要從一個音符、一個音節開始,既需要付出艱辛勞動,也需要不斷參悟和修正,要在不懈的奮斗中去粗取精超越自我。
      古人創拳是來源于實戰,是在繼承前人技能的基礎上,發揮了自己的個性,或剛、或柔、或剛柔并存,是由創拳人的自身素質與客觀條件所決定。今天,大家要繼承傳統武術,也應當遵循這一法則,做到有選擇的繼承和接受。至于傳統武術是否有技擊作用,能否練出實戰真功,歷史已做出回答,我這里勿需多言。
      技擊,是中國武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然還是極為重要的部分。但是,我們研究武術技擊,應建立在一定的道德文化水準之上。古人將“武”用“止”“戈”兩字組成,其意義之深遠顯而易見。
      止戈就是要制止拼斗,而真正實現“止戈”又必須具有強大的實力做后盾,這個實力就是強壯的體魄、良好的技能、無畏的精神和優秀的品質,四者缺一不可,國家如此,人亦應如此。
      今天我是用積極的態度和韓起先生討論如何繼承傳統武術的問題,批評地繼承中國傳統武術,要找到傳統武術在繼承和流傳過程中存在的缺憾和不足,并努力地去完善和彌補它才是正確的。但是,我們也不能僅持一己之見,就片面地否定中國武術的合理性,這樣既不科學,也不客觀。中國武術不僅寄托了民族感情,而且是中華民族不可多得的寶貴的精神和文化遺產。

     

    0317-6762000 615930367 wdw@wsbjq.com
    丰满极品熟妇AⅤ,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