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聞

    緬懷我的外祖父——吳秀峰!

    珍聞 : 緬懷我的外祖父——吳秀峰

    2006-05-04 23:11:50

    中華武術<a href=八極拳">

    我的外祖父吳秀峰,是吳氏八極拳第六代嫡傳,是中國武術界頗具影響的一代宗師。他1908年生于河北省滄縣孟村鎮的一個武術世家(今屬孟村回族自治縣),是八極拳初祖吳鐘之后裔。在他老人家誕辰將近一百周年的日子里,我激情絮文以表緬懷之情。

    我自幼受家族影響酷愛八極拳術,13歲拜舅父吳連枝為師學習八極拳,18歲藝業有成,其間也曾得到過外祖父的親切指導。屈指算來,我習武已四十余載,每逢想起他老人家,心中總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

    外祖父18歲藝成授徒,自1925年起闖津京、下浙滬,到過莆田、晉江少林寺,他先后兩度南游,廣交武林益友。用了近十年時間,自創了八極拳“十六大步”、“十大象形”、“十大勁別”、“六不輸”等理論。創編了“二十四錘”、“二十四連手”、“十二抱”、“六十四手”等八極拳套路,并把八極拳原有的小架由原來的一路發展為十二路,他在吸收各門派精華的同時,利用“陰陽五行”等原理,從力學、醫學等不同角度,探討、研究和發展了八極拳。

    1933年,他老人家定居天津,先是收服了天津市河北區原國民黨部書記沈加林(沈精通拳術,綽號“沈霸王”)等近百人之眾。之后,又降服了津門高手石玉山等。1934年春,外祖父在天津南開區紅橋、土城、灰堆、下瓦房、東北角鳥市、天津東站(貨場)等七處定點收徒授藝,他不顧每天為生活奔波的辛勞,精心傳授八極拳,而且外祖父都是義務授拳,從來不收分文。他的這一規矩一直堅持了一輩子,受到所有弟子和社會各界的稱贊。

    當時,國民黨要員李宗仁用高薪聘請他教其子(李之子當時是津門憲兵司令)學習八極拳,他老人家同樣不收一分錢,得到了李的高度贊賞。為答謝我外祖父,19458月在李的幫助下,我外祖父創辦了“天津建國武術社”,1946年李之子去美國組建空軍部隊前,又重新酬謝我外祖父,他老人家還是分文不取。

    外祖父一生不畏強暴,疾惡如仇。1933年的一天,曹昆的兒子仗勢欺人,被我外祖父痛打一頓。196812月的一天夜里,我外祖父給人看病回家,路過西沽公園,見自己平時授徒的土地上,有些人用棍棒打成一片,起初他還很高興,疑是弟子們深夜練功,但走近一看,原來是六個青年歹徒圍攻一位婦女,見此情景外祖父上前解勸拉架,誰知剛一近身,一歹徒用棍子朝他當頭打來,口中還罵罵咧咧,說時遲,那時快,他老人家順手奪過木棍,不一會兒就將幾個歹徒打倒在地,并協助民警將一伙歹徒押送到派出所。

    外祖父一生清貧,但從不見利忘義,充分表現了一代宗師的風范。文革期間,天津工學院的造反派頭子兩次找到我的外祖父,用每月兩千元的重薪(當時他老人家月工資只有四十七元)聘請他老人家擔當武術教練,外祖父當面拒絕。他說:“如果你們為強身鍵體,可以去西沽公園和我的弟子們一起練習,如果是為武斗,你就是給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教你們!”

    外祖父一生治學嚴謹,不惜權貴。解放后,他參加了三次全國武術比賽,屢獲殊榮。特別是1956年,在北京的全國武術大會上,他表演的八極拳、青龍劍等武術套路獲大會特等獎,受到了當時國家主席劉少奇、總理周恩來等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賀龍元帥設宴招待了他老人家,并用專車把他送回天津。天津市體委聞知這一消息后,要求調他去市體委做教練工作,他婉言謝絕,說自己文化低,還是做工好。

    記得有一次我去天津看他老人家,晚上他把我留在跟前,與楊維龍、佘上安兩位師叔談論八極拳直至深夜,我由于過于疲勞,第二天早上沒有按時起床,外祖父很生氣,嚴厲地批評了我,從那之后,我便養成了一個習慣,不管有多累,總是按時起床按時練功,直到今天。

    關于他老人家不畏權勢、疾惡如仇、嚴格授徒的往事還有許多許多,這里我不一一列舉。在他老人家的身上,我看到的是一代武術宗師的美德和風范,看到的是一種寵辱不驚、百折不撓的進取精神。在《吳連枝八極網》開通的今天,我懷念外祖父吳秀峰老人,是為了更好的激勵后人為繼承中華民族傳統武術文化而積極努力,以告慰八極拳眾先輩們的在天之靈!

     

     

                                                                                  八極拳八世弟子    李俊義

     

                                                      &

     

    0317-6762000 615930367 wdw@wsbjq.com
    丰满极品熟妇AⅤ,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