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聞

    我與馬穎達兄弟的幾次接觸!

    珍聞 : 我與馬穎達兄弟的幾次接觸

    2006-05-15 19:45:33

    我與馬穎達兄弟的幾次接觸

     

    ——孟村八極拳八世弟子  常玉剛

     

    馬穎達先生是中國已故武術名家馬鳳圖先生的長子,其叔父馬英圖曾就任于國民黨中央國術館—南京國術館長兵科科長一職,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武術家和武術技擊家。

    馬穎達四兄弟在當今中國武術界被譽為“馬氏四杰”。他們兄弟中,除穎達先生已故外,其他三兄弟仍至今活躍在中華武壇上。他們雖原籍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縣的楊石橋村,但卻把孟村的傳統武術文化—八極拳、劈掛拳帶到了全國,傳播于世界各地,使更多的人了解了孟村,了解了孟村優秀的武術文化。他們兩代人的傳奇經歷,給了我們這些仍然生活在故鄉的孟村人很多啟迪,使我們更加堅定了開拓進取,勇往直前的決心和信心。

    本文以“我與馬穎達兄弟的幾次接觸”為題,表達我對那些曾經為孟村八極拳的繼承、發展和傳播做出貢獻的前輩和朋友們的一種思念與懷念之情,以激勵我輩勇于拼搏發奮自強。

    我與穎達先生的接觸是在1985年。那年,我作為河北省工人武術隊的主力隊員,有幸參加了在風光秀麗的杭州市舉辦的全國第二屆工人運動會。實在說來,正是由于我參加了那次運動會,才改變了我人生的夢想,無條件地選擇了一條終生與武術有緣的道路。

    江南的初夏是美麗的,蒙蒙的細雨青青的山,阡陌有序的田野里散發出一股誘人的稻花初發的芳香。而杭州市的景色就更勝一籌,瘦西湖、富春江、靈隱寺、六合塔、瑤林仙境,龍井茶田等等,到處是美麗的風光,到處是奪目的景色。難怪古往今來的文人騷客都把蘇杭二州比喻成人間天堂,或賦詩詠嘆,或潑墨抒懷,是因為美在牽動著人們的靈魂和意志。

    第二屆工運動會的武術比賽,在杭州市拱墅區體育館舉行,由于受“文革”影響,這是相隔幾十年之后,武術界舉行的又一次盛會。黨中央、國務院對這次比賽非常重視,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都派出了代表團。另外還有火車頭、水電和銀鷹三個專業體協加盟,僅運動員就逾三百人,是歷屆武術比賽中規模較大的一次。各代表隊的陣容也都很整齊,有些省動用了全部專業隊。大部分省的運動隊組成都是經過縣選、市選、省賽后,一層層選拔上來的,還都經過了長時間的集訓,可以說那次比賽匯集了那個時代的武術精英。時至今日,與我同時參賽的許多運動員都早已成為蜚聲當今中國武壇的武術家或知名學者,如太極名家陳小旺、陳立清;北體教授闞桂香;形意八卦名家沙俊杰等等。

    那個時候我還很年輕,才二十四歲,從農村長大,第一次有機會來到江南參加這樣大規模的比賽,心里又是激動,又是忐忑和不安,最大的擔心是怕取不到好成績。

    比賽是于66日上午舉行,比賽進行了三天,按規程規定,每人限報兩項,錄取成績不分組別和年齡段,兩項累加計算,一等獎僅設10名。在當天上午的比賽上我就有參賽項目,而且還是相對弱項“六合槍”,這就更增加了我的緊張感。在教練的反復叮囑下,我鼓足勇氣,持搶上場,比賽中較好地發揮出了水平,裁判員試分時,我得了8.6分,臨場裁判長還給我另加0.05分,一開場我就得了8.65分,以絕對優勢獲得了當日各場次比賽的最高分。

    走下場來,各級記者以及部分代表隊的領隊、教練都紛紛走到我面前采訪和了解情況,問我是哪個隊的,老師是誰,現在哪個專業隊?我說我是河北隊的,家居滄州孟村,沒進過專業隊,老師是八極拳傳人吳連枝。這時,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感到很驚奇??蛇@其中有兩位中年人卻沒有以奇怪的目光看待我,經過互相介紹認識后,我才知道他們其中一位叫董世明,是北京隊的教練,老家是孟村辛店村,青少年時曾隨本村劈掛名師彭維忠先生學過劈掛拳,而另一位是當時武術界號稱“馬氏四杰”之一的甘肅省武術教練馬穎達。

    穎達先生當年五十多歲,高高的身材略顯清瘦,黑紅的臉膛頭發略顯稀疏,通天的鼻梁上掛著一副黑邊眼鏡,言行之中很精神。他自己介紹說,他生長在蘭洲,受父輩的影響,對故鄉的那片土地依然熟悉倦戀。當他知道我的老家是孟村小堤東村時,表現的特別親熱,攀論親戚關系后,他讓我叫他表大伯。他說,我一上場就引起了他的重視,看出來我練得是老家的東西,并且還得到過名人指點。當他知道我是吳連枝的弟子后,更是高興。說真沒想到家鄉的武術水平這么高,還是家鄉武術底蘊深。他還對我說,人是故鄉親,月是故鄉明,雖然他隨父親在西北飄泊了大半生,但依然割舍不了對家鄉的思念。多年來,馬家父子在嚴格繼承家鄉傳統武術的基礎上,還廣泛吸收了很多優秀的武術技法,比如西北的鞭桿,條子等等,都是很好的東西,等他有機會回老家時,一定要把這些內容帶回家鄉去。最后還鄭重的提出,他父親鳳圖先生臨終前特別想念家鄉,等以后有機會一定要把父親的“埋體”送回老家去安葬,到時候還請我這個晚輩多多幫忙。

    聽到穎達先生的一番話,我很激動,因為他雖然自幼生長在異鄉,但從那企盼的目光和語重心長的話語中我能感覺到他對家鄉仍充滿著真摯感情,對家鄉武術事業的發展仍然很關心,并寄予了厚望。在他的鼓勵下,那次武術比賽上,我獲得了全能一等獎,成為了賽事中最熱點的人物之一。而使我感到遺憾的是,那次與穎達先生的相識卻變成了我們永久的訣別,在以后的日子里,穎達先生再也沒能踏上故鄉的土地,他們父子倆代人的心愿至今也沒能得以實現。

    與賢達先生的接觸可謂多次。第一次是1985<

     

    0317-6762000 615930367 wdw@wsbjq.com
    丰满极品熟妇AⅤ,美女裸体爆乳被捏胸视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全部